再也打不到那个Uber了,但是DiuDiu之路也还很长

2016年8月2 17:55第一财经周刊阅读Loading...

  8月1日中午,Uber城市市场经理郑仕婧发现公司网络系统彻底瘫痪了。电脑上的监控软件把文件全删了,而且登陆公司邮箱后发现,所有email都被删除了,点进去就显示是error,根本工作不了。“所有人都放假了。各个城市都疯了。”郑仕婧对《第一财经周刊》说。

  当天上午,一张署名Travis(Uber创始人的名字)的博客截图,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流传开。内容是Uber中国将与滴滴出行合并。这让孙祥预感到了什么,虽然类似的消息在两家公司在中国市场展开补贴大战一年多以来,已有十数次。

  “最近我们听到的消息都是从滴滴那边漏出来的,”6月刚加入Uber的郑仕婧说,上两个周末开始,Uber中国的数据库跟Uber全球的分离开来了,互看不见数据及内容。她试着不去多想。

  普通用户未见得期待,但每一次两家合并的传闻,都令业内人士兴奋不已,这基于以下两个理由。首先,没有人认为补贴的把戏会一直玩儿下去。再有,这不是中国互联网乃至网约车市场的第一次大合并,如今的滴滴出行,便是2015年2月,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合并的结果。

  

  又一次,传言成真了。

  滴滴出行率先发出了公开信。它宣布,将收购优步中国品牌、业务、数据等全部资产。目前的具体方案是,将与Uber全球相互持股。Uber全球将持有滴滴出行5.89%的股权,相当于17.7%的经济权益,优步中国的其他中国股东将获得合计2.3%的经济权益。收购完成后的公司估值达350亿美元。

  随后,Uber的CEO特拉维斯?卡兰尼克在Facebook上发表声明,确认了此次交易。双方创始人也将加入对方的董事会。

  

  UberCEO特拉维斯?卡兰尼克在Facebook上发表的声明

  事实达成一致,但双方表述却略有差异。对这桩买卖,滴滴称之为“收购”,继而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。Uber则选用了“合并”这样的字眼,并将股权交易的表述简化成持有滴滴20%的股权,成为滴滴的单一最大股东。

  

  滴滴出行微信号昨天发布的收购信息

  这很难不让人想起,11年前阿里巴巴对雅虎中国的“收购”。那时,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全部资产,出让40%的股权给雅虎,后者则向阿里巴巴支付10亿美元现金。

  两桩交易相当雷同,唯一不同的是,滴滴出行将股权和经济权益分离处置,令管理层对公司是可控的。这无疑是滴滴出行,一家本土企业成熟的标志。

  滴滴出行的成长是速成式的,这家中国发展最快的创业公司,成立仅4年,在程维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说,“4年来,我们30多次被各地叫停,无数司机被扣车罚款,今天终于看到改革的曙光,怎能不备受鼓舞。”

  

  在滴滴出行眼中,比自己晚进中国两年的优步中国同样发展迅速。“优步在进入中国两年来,创新的品牌理念、坚决而本土化的营销、快速迭代的产品技术,都是历史上硅谷公司在中国做到过最好的。”

  然而虽然上线两年,拥有800名员工,已经在中国超过60个城市开展业务,每周完成4000万订单,Uber中国在市场份额上与滴滴上仍不可同日而语。根据中国IT研究中心(CNIT-Research)的数据,滴滴出行和优步中国,在2016年第一季度的市场份额分别为85.3%和7.8%。

  “你回忆一下滴滴宣称自己的市场份额,”谈婧对《第一财经周刊》说,她曾任Uber中国战略主管。她认为,Uber在合并后的公司中的持股比例比预想中高,这印证了今年以来滴滴出行的仗打得比较困难的说法。

  “Uber的技术向人工智能升级以后,市场份额不断提升,这从最后合并的股权比例可以看出。从去年年底开始,滴滴虽然估值增长,但是更多来自newmoney,单看pre-money可以看出内生增长有限。”她说,这也促成了双方合并的更快达成。

  

  在谈婧看来,合并对于Uber是一个战略布局上的胜利,用两年时间做出来一块资产,以相当不错的价格剥离,在中国最大的出行公司占股20%,获得财务收益。

  但是优步中国想要的曾经更多。金沙江创投的投资人朱啸虎在交易宣布后在“分答”上说,双方断断续续谈过好多次,以前因为双方期望值差距非常大,优步一直想要滴滴40%的股份,因而一直谈不拢。

  滴滴计划到与快的合并只用了22天。这一次,Uber先递出了橄榄枝,双方谈得更快。对此,朱啸虎称,和平是打出来的,不是谈出来的,谈和的筹码越来越高。去年和谈的成本是7亿美元,今年是70亿美元。“没有这些筹码连谈和的资格都没有,所以团队的融资能力极其重要。”

  

  就在上周,滴滴出行知乎机构账号还在相关问题下辟谣否认。

  对更多熟悉优步中国的人而言,这样的结果在料想之中。一位曾在优步中国任职的经理对《第一财经周刊》说,Uber还是又无法根治的外企病,决策权和执行权分离,本土化不够,决策流程过长。注定无法与“野蛮生长”的本土企业抗衡。

  特拉维斯?卡兰尼克曾试图寻找有实际商业运营经验,能驾驭市场的人做CEO,类似去哪儿网的创始人庄辰超、赶集网的创始人杨浩涌等,但最终都没有结果。

  

  或许特拉维斯?卡兰尼克需要的是更多的时间坚持,可是资本的推动力还是更早更猛烈地来了。在中国这块极难站得住脚的市场,它不得不得以占有滴滴出行20%的份额结束谈判,有外媒称,目前Uber全球在准备IPO,并且获得了620亿美元的估值,在很多国家已经转为盈利,但是在中国不是。

  “优步用了一年半的时间,20多亿美元在中国烧掉,”朱啸虎称,“终于认识到,40%的期望值是不合理的。然后最后接受了20%的对价。”

  

  不情愿的除了特拉维斯?卡兰尼克,还有优步中国的800余名员工。他们大多是在上午收到CEO邮件的,“这么大的事情,大多数人仍没有做好准备。”郑仕婧说。

  “Uber的人大部分都不想加入滴滴”是郑仕婧所在城市团队,以及各个相对独立工作的城市开发团队成员的普遍想法,面对询问闭口不谈,一位Uber招聘团队的成员的朋友圈上写着:“今天谁要不要跟我提这件事,不然分分钟哭给你看。”

  Uber的招聘流程以严苛著称,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,它青睐投行、咨询、外企、海龟背景的公司人,并不在乎他们有无互联网行业经验,这与滴滴十分不同。

  对于很多Uber中国的员工来说,Uber是个很酷的品牌,他们将其视为第二个Google。而Uber所强调的“Uberness”、以及那种无时无刻不在解决问题的状态强化了自我认同。

  “Celebrate theCity”,是的12个宣传企业文化的组织之一,工作内容就是“打鸡血”,让员工能更卖力地加班,喊出“super pump” “Celebrate theCity” “be Hustle” 这种口号,今天这个团队的宣传口号是”Celebrate city&whatever“ ,似乎没受到这次合并消息的影响。

  某种程度上,Uber这种“打鸡血”的企业文化能让年轻人很有成就感。“一个能把实习生逼住院的公司,除了投行以外也没别的能做得到吧。”也有不少人担心,以后如果真的加入滴滴出行,文化冲击很难调和。

  事实上,整合意味着最后总有一个会被弱化,首要的目的就是干掉最强劲的对手,降低竞争带来的资源消耗。

  

  土豆、赶集、大众点评都是这样被牺牲掉的,整合者不会对它们付诸太多的热情去运营。滴滴在出行国内出行行业的一家独大几乎是一种出于本能的追求。

  如同IDG资本前合伙人李丰在i黑马直播时所言,“在一个本地市场,实现一个相对的垄断,对于更高效的使用路网和交通资源,是有好处的。”

  可以说,滴滴出行这家公司已经成为了各方资本妥协的产物,它是唯一一家腾讯、阿里巴巴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。任何这样一家走到F轮的O2O公司都需要着眼于盈利了。合并后的滴滴出行和Uber中国也不例外。

  无人驾驶时代会很快到来,合并后的两家公司目前需要做的,很可能是把握好已经抢占的入口先机,一同面对来自苹果、Google、特斯拉等的挑战。

  然而时下,除了情感抗拒,Uber的员工更担心的是实际问题。Uber的固定工资并不高,不少人看中的是与固定工资相当的期权,而期权中大半为Uber中国的股份,需要4年才能全部行权。未来,这些股份如何兑现,价值是否像当初许诺的那么高。这是更现实的问题。

  8月1日晚上,优步中国召开了全体员工会议(all-handsmeeting ),会议中提出,优步中国的员工在合并后,可获得6个月基本月薪+6个月可归属的股票价值的合并完成现金奖励(Close Bonus)。对中国互联网熟悉的人都能想到,这种安置方案只是暂缓人心的浮动。

  “如果明天突然被合并,这个月的报销单还能写Uber吗?”郑仕婧自忖道。由于Uber做城市开发的团队都是“游击队”式作业,他们都需要自己负担整个月的开支再汇报给美国总部报销。

  晚上又试图登录的时候,郑仕婧意外地发现,登录系统及邮箱上的Uberlogo都被取消了,“这很搞笑。”她说。

  来源:第一财经周刊 
1

相关资讯

相关活动

精彩推荐